止焉

形影相吊 03

烬屿:

03. 






瑞亚没有想到她们的再次相见来得那么快。


一个小时前尤诺指使她去杀一个医界大佬,原本懒洋洋趴在软垫上看电视剧的瑞亚一下子跳起来瞪着他:“你怎么现在才对我说?”这时剧集即将结束,女主角泪流满面地说你知道我和他的爱情就像泡沫一样……镜头在女主角和闺蜜拥抱的那一刻定格,屏幕陷入漆黑。


“忘了。”尤诺满不在乎地挥舞着冰激凌勺,“没事的,我相信你的能力。”


他们隔着半个客厅沉默地对峙了几秒钟,瑞亚重又坐下来,盘着两条长长的腿靠在软垫边缘,“为什么?你知道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接这种……”


“没钱。”尤诺轻飘飘地打断她,低头若无其事地从纸盒里挖冰激凌,扇骨般的睫毛在眼睛下方遮出一小片阴霾。瑞亚注视着他,他若无其事地翘着二郎腿看美食节目,像刚说完一个电视上看来的笑话,但她知道他其实也在用余光观察她。


怎么会呢,尤诺最不缺的就是钱。她盯着尤诺抿成一线的嘴唇,可是如果艾格遭遇经济危机,那她还是愿意接受任务的,无论是真是假。


目标医生的私人飞机在两个小时后降落在维尔哈伦大厦顶楼飞机坪,在本市停留三天。“今天晚上他去参加商界酒会,那是最好的时机。”尤诺嘴上喋喋不休,眼睛却专注电视完全没有移开过视线,从坐垫底下抽出一张烫金的邀请函和一张目标的照片。


好家伙,早就算准了她会答应,准备得这么周全。瑞亚在心里谴责他道德沦丧,面上却只是淡淡地应了声,抽过邀请函进屋收拾东西。


尤诺好像什么都说了,可其实什么都没说。他总是这样,作为艾格实际上的指挥者,他希望他人知道得越少越好,这是他独有的保护方式。瑞亚只是执行打打杀杀的任务,背后的权力纠葛都是尤诺处理,交际聚会也是他去参加。


说到酒会,怎么又是酒会。


瑞亚对格洛莉娅的态度自那以后就显得愈发微妙了。到底是什么呢,瑞亚自己也想不明白。格洛莉娅比自己小三岁,现在居然也成年了,出落得越来越好看,从仓库的货箱后转出来的姿态像一颗历久弥新的钻石。分别多少年数不清了,有时候瑞亚也会想起她,特别是暮色四合的时候,窗外覆盖世界的火烧云在空旷的房间里拉出一个纤细的影子。


可是再次相见的时候瑞亚就不思念她了,甚至还想临阵脱逃。小姑娘的眼角意气风发地上挑,琥珀色的目光总是追随着她,好像有什么熟悉的事物在陈旧时光里不易察觉地变了味,可瑞亚想不明白,她从来都不擅长担任分析信息的角色。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格洛莉娅再怎么花样百出,那也是对家的事情。瑞亚擦拭着枪管从思绪里挣脱出来,天边扯出一缕玫瑰色,夜幕正在降临。


 


今天晚上瑞亚还是穿了一件鲜红的长裙,她拉开自己的衣柜,尴尬地看到满柜子的红色。她对着镜子抹口红,镜子里映出的女子脸色被衬得惨白,褐色的瞳仁黯淡无光。枪别在大腿外侧的皮套里,一把折刀藏进长裙腰部层层叠叠的褶皱,稍微一动就感觉什么又硬又凉的东西贴近皮肤即将划开血肉,自己被自己吓得半死。


在人群中穿行的时候,其实瑞亚还是考虑了格洛莉娅出现在这里的可能性,她总不可能什么酒会都参加吧,除非也是为了杀人。瑞亚的思绪转得噼里啪啦响,面上还是一副毫无波澜的样子,礼貌地婉拒斜地里递来的烈酒和眼波。


瑞亚找到那个医生了,他被一大群人围着,瘦瘦高高的身体缩在皱巴巴又不合身一看就是租来的白色西服里,还戴着一副衣冠禽兽标配的金丝边眼镜,看起来简直像一只癞蛤蟆。瑞亚刻薄地评价完毕,在场地里继续游荡寻找动手地点,反正酒会还长。


灯是在这时灭掉的,随着一墙之隔的供电室传来一声爆炸的闷响,浓稠的漆黑取代了大厅里明亮华丽的金黄色灯光,每个人都闻到了一股浓郁的焦糊味,电流在金属层里铮然作响。


会场在一段幽长的沉默后陷入骚乱,人们低声的窃窃私语如同蝗虫过境,嗡嗡响得令人头皮发麻。所幸在这里的人都是生活在社会上游的高素质人士,场面暂时还没有彻底失去控制。


“安静!请各位安静!”主办方的人出来说话,踩在高高的长桌上握着手电筒四处摇晃,刺眼的白光投到人群里又是一阵骚动。然而这并不能缓解什么烦闷心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无法视物的恐惧笼罩在每个人的头顶,窃窃私语声很快放大到肆无忌惮的程度,女士们尖细的鞋跟踩在地上哒哒响,瑞亚甚至闻到了一股浓郁刺鼻的烟味。


原来真的会有那么心急的同行。瑞亚被人流推到墙角,望着黑暗中隐约攒动的人头哑然失笑。


突然响起的枪声迅速使局面像一列脱轨火车一样失去控制,女士的尖叫像拉响的紧急疏散警报一样在会场上空回响,杂乱拥挤的脚步声鼓点一般朝安全出口奔涌而去,大人物们的保镖迅速出动,黑色的身影融在胶着的夜色里像猎豹一样穿行,却很快被汹涌的人潮冲散了。主办方歇斯底里的维持秩序声彻底淹没在嘈杂声里,在性命面前哪有什么秩序可言。


瑞亚贴紧墙角等到第二声枪声响起,才沿着人流缝隙隐入黑暗中。她往腿侧一抹拔出那把便携式手枪,黑暗的流窜人群中医生的白大褂显眼得像万绿从中一点红。


她躬身转到旁边一张长桌后,瞄准了医生毫无防备的后脑勺。


——可是这个任务未免也太容易了一些,又怎么会开出尤诺都为之心动的悬赏金呢。


枪声在一瞬间充斥整个大厅,弹壳跌落在光滑的白色瓷砖上叮叮当当响,枪口喷吐出橘黄色的火焰照亮了大厅的一角。瑞亚摸黑扶住长桌边缘,诧异地摸到满桌弹孔。大理石长桌救了她一命,桌上摆放的红酒瓶碎了一地,昂贵的玫瑰色酒液顺着地板流淌,散发出妖娆浓烈的酒香气,但也盖不住硝烟和金属散发出的铁锈味。


那边的火力压制稍稍减弱了一些,医生被几个人护送着穿过长长的走廊到墙的另一边去了。暂时还没办法确认刚才开火的到底是医生的保镖还是同行,但无论是哪一种都对自己无益。瑞亚踩着一地硌脚的玻璃片跟上去,尾随着他们绕过一面墙踏入黑暗狭窄的长廊。


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她持枪的手臂,冰凉得像刚从保温柜里拿出。瑞亚的心脏差点从胸腔里撞出来,另一只手往腰上一缠摸出折刀甩出刀刃,对准黑暗中朦胧的轮廓狠狠地刺过去。


那个黑影灵活地躲开了,嘴上压低声音的连连求饶是熟悉的清丽声线:“是我是我啦!”瑞亚这才察觉到勾住自己手臂的那只手掌心柔软手指修长,明显是女性的手。


“你为什么在这里?”瑞亚冷冰冰地问道。


“我也是来杀那个医生的啊,线人同时把任务安排给了弗尔和艾格。”格洛莉娅摊开手无辜地说,“埃蒙有别的任务三天前就离开了,那就只能我来啦。”


半明半昧间格洛莉娅挺直了脊背,一双明媚眼睛在黑暗里熠熠生辉。她凑近了些急急地说快跟上去别跟丢了,温热气息扑在瑞亚耳畔像桑拿一样蒸得瑞亚耳尖通红。格洛莉娅总是有办法扰乱她的心神,瑞亚有些恼火地心想,而自己却从来无计可施。


瑞亚从鼻腔里挤出一声嗯,把红色高跟鞋的鞋跟掰下来扔到一边。格洛莉娅难以置信地盯着她:“这是什么黑科技?”“就是特制鞋跟,没什么特别的。”瑞亚匆匆解释,把折刀安回腰间,长裙挽起在大腿一侧打了个结,熟练地拉栓上膛沿着墙壁一路小跑。格洛莉娅出乎意料地跑得很快,三两步就超过了她。


走廊尽头是电梯入口,她们来晚了一步,左侧电梯门已经合上,红色数字在显示屏上变化。瑞亚用枪托砸了几下电梯门,只有碰撞的响声撞上四周又反弹回来。


“有人来了!”格洛莉娅突然说,密集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在狭窄空间里无限放大。“可能是游客……”瑞亚的话说到一半就没了下文,肆虐的枪声证明了来人的身份。


格洛莉娅按下了电梯按钮,右侧电梯开始上升。瑞亚盘算她们所在的楼层,观察了一下电梯上升速度,捞起格洛莉娅的胳膊推开旁边沉重的安全门,摸黑打开墙壁上方的应急照明灯,昏暗的白光洒向楼梯。


没有掩体,在对方人多子弹也多的情况下火拼显然是非常愚蠢的。在没有把握能赢的时候,逃跑永远是最好的办法。


她们扶着栏杆飞奔起来,转到下一层的时候安全门被再次打开,摔在身后发出沉闷声响。从脚步声推断大概三个人左右,每个人都带了枪。两方都默契地保持沉默,只有出膛声在楼梯间里炸响,子弹穷追不舍紧紧地咬着他们,弹匣好像永远都打不完。


瑞亚隐隐觉得这情景似曾相识,却根本无暇回忆,一颗子弹以一个无比刁钻的角度擦过她的小腿,一时间疼得撕心裂肺,身后的格洛莉娅也吃痛地叫了一声,瑞亚不知道她伤到了哪里,只闻到一股血腥味在充满硝烟火药味的空气里荡开。


对方加快了速度,子弹越来越逼近,可负伤的她们也无法加速了。又到一个楼层,根本数不着这是几楼,瑞亚一脚踹开安全门,跟格洛莉娅一起钻了进去。


这层楼的供电系统是完好的,格洛莉娅左右张望,选了个房间就钻进去。运气很好,这间房里没人,如果有人又要费点功夫解决掉。瑞亚正准备锁门,格洛莉娅制止了她,拉开办公桌旁巨大的檀木柜子。


医生的保镖进来的时候,格洛莉娅和瑞亚正挤在那个柜子里。明明是千钧一发性命攸关的时刻,瑞亚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心神。格洛莉娅和她靠在一起,柔软纤细的身体贴上她的脊背,汗水洇湿了黏在身上的轻薄衣料,她们交换呼吸着柜子里混浊稀薄的空气,粗重的喘息和心跳声仿佛彼此都能听见。黑暗中格洛莉娅好像在笑,又好像没笑。


透过柜门缝隙瑞亚看见那几个人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低声讨论了几句,然后向柜子走过来。瑞亚收起枪摸出锋利的折刀,她突然就觉得什么都不怕了,格洛莉娅在她背后把玩着一把匕首,弯折的脊背轻轻颤抖,剧烈运动的余韵未消。


那个人在柜子前驻足伸出手,柜门往外拉发出年久失修吱呀吱呀的声音。


瑞亚的动作一向很快,折刀划破喉咙拉出一道鲜血,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已经倒在了地上。格洛莉娅踏着柜子边缘借力蹬出,匕首在空气中挥出一条曼妙的银色轨迹,第二个人应声停滞动作。仅剩的那个保镖拔出了枪,瑞亚飞起一脚踢向他的手腕,虎口震痛手枪脱出,子弹出膛打碎了房间里仅有的一扇窗户发出清脆的爆响。那边格洛莉娅拔出匕首就冲上来,血花四溅。


啊。格洛莉娅发出一声长长的喟叹,低头盯着被染红的裙角愁眉苦脸:“得意忘形,忘记躲开了。”她抬头看了看瑞亚,又蔫蔫地补上一句:“还是你有先见之明,穿红色的裙子。”


瑞亚拍着腰侧溅上的并不明显的血迹,正想开口申辩并不是这个原因,想了想还是懒得再跟她多费口舌,“你就说是红酒瓶被打碎了。”


“开玩笑,红酒颜色跟血根本不像——噢,那也没办法了,就说这个吧。”格洛莉娅转着眼珠绞尽脑汁也没想出糊弄保安的借口,只好撇了撇嘴接受自己都骗不过去的说辞。


这时候就显得从容许多了,她们乘电梯到达一楼,正准备目不斜视掩耳盗铃地走出去,却发现大门口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


“封场了。”格洛莉娅不动声色地伸手遮住裙角的血迹,转身重又走向电梯间,“我们往停车场出去。”


瑞亚跟着她回到电梯里,电梯门缓缓关上,格洛莉娅突然笑眯眯地抬头:“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你可别老想着杀我啊。”


瑞亚点头说嗯,心中突然涌起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的百感交集。









燃烧原野:

#全职高手##不良学园paro#

发放一下资料整合集!(内含更新内容不良BBS和名词解释——)

lofter这边没有收藏功能可能稍有麻烦,顺手指路wb——http://weibo.com/1747297702/BlWfXgT7f?mod=weibotime

呼……终于做完了!

第7页是我PS的高校BBS,外观是借用的S1的样子☆诸多漏洞不要介意,意会一下就好(。)

PS的好辛苦,可是玩的我还蛮爽的(。

看不清的点查看大图或者去wb看吧!lof这个小妖精一直缩图OTL


顺便公开这个设定的授权~如果有想三次创作和cosplay什么的请随意~

❤各种非商业的创作不用再私信我要授权了❤

三次创作均不代表二设作者立场❤

请记住一定不要商用~这个设定也不会开放商用授权的~小天使们体谅一下❤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玩的愉快~!么么哒! 


没有搞成企划的形式是因为lo主之前没有企划的经验,而且个人三次元非常繁忙,空闲时间实在有限,实在无暇照顾其他,望大家见谅。(哭着跪倒

顺便羞羞的说如果真的有人写了/画了可以试试打【荣耀市不良学园传说!三创】的tag,哎呀说出来了好羞好羞(。)

我会订阅了悄咪咪的看的!(

不过大家一定记得在前面标号CP以防误伤哦?X9


如果可以用我这个笨拙的设定抛砖引玉一下其他的好作品就再好不过了!(捂脸

有生之年愿做一只勤劳的筑窝鸟(羞羞(不要恶心人。

【终宣】全职高手衍生医疗paro群像同人小说集《On Call 24h》

小笔记织毛衣:

老牌拖延症选手的划水图宣


通贩时间:2015.08.09 20:00


场贩首发:2015.08.16 魔都CP16.5 摊位号未出,待更新


通贩地址:摸我


主题歌试听:摸我


其余见图——P1本子信息,P2试阅,P3注意事项,P4主题歌《星火》歌词


正文链接:《荣耀急诊室》(背景文,叶蓝)  邱乔篇 王楚篇 韩张篇 杜柔篇 莫橙篇 黄喻篇 番外肖戴及周江,完售后于lofter发布


感谢所有人。












《花颜》〔12〕杜柔abo

夜月空山:

《花颜》〔12〕

演艺圈设定/杜A柔O←雷者慎入

杜明是怕的。他怕的很。

或许是之前忍了太久,以至于他现在终于将这句老土的台词说给他心心念念的人的时候,心里头充斥的紧张情绪几乎要压过了他身为Alpha的本能。这是一场豪赌,他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勇气,来等她的一个回答。

“……现在说这种话,是不是该说你有趁人之危的嫌疑?”唐柔低低的开口,声音几不可闻,杜明无法捕捉到准确的信号,只能安安静静的等着她的下文。然而半天过去都没有所谓的下文,只剩下两个人此起彼伏的喘气声。

“我、我是认真的…!”他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唐柔看,叫她好明白自己的想法。“我想过很多次、即使你是个Beta,甚至是Alpha都没有关系…我所喜欢的唐柔小姐,无论是什么样子的,我都喜欢。”他在努力的告诉唐柔,自己的告白并不是受信息素的影响,也与她的性别无关,只是因为她是唐柔。

而唐柔则是省略了语言这一环节,直接将想法付之于行动。杜明只觉得肩膀被一双没什么力气的手臂轻轻巧巧的一搭,自己就顺势倒了下去。不过没躺在唐柔身上,而是躺在了她的旁边。

不过咫尺距离。他们凑的那么近,近到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会感到紧张。杜明鼓足勇气,用手捧着唐柔的脸,就这么吻了下去。唐柔没有推开他,却也没做出什么回应,身为一个恋爱接吻全部零经验的初哥杜明不免的有些挫败情绪…其实唐柔只是单纯的不知所措而已。

四瓣嘴唇碰在一起就叫接吻,那是哄小孩子的把戏。实际上,在接吻这事儿的激烈程度上,最有发言权的当属韩文清和叶修这两个人无误了。想当年两个人可是一路从一楼电梯乱七八糟的一直吻到了十六楼,像两头压抑了太久的兽,彼此之间所表达感情的方式又太炽热,所有的语言在情欲面前都只能黯然失色。

可杜明不一样。如果说他之前是紧张,那么现在他就是舍不得。他怕自己下嘴重了啃疼了唐柔,又怕自个儿技术不过关还要被女神嫌弃…然后就在他犹犹豫豫磨磨唧唧不敢继续亲下去的时候,嘴唇上却清清楚楚的传来湿润的触感。大概是等的有些心慌,同样对接吻这活儿毫无经验的唐柔选择了用舌头舔一舔…好像电影里是这么演的来着…她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吻戏啊……

牙关被撬开。杜明缓慢却又不容置疑的将舌抵进来,在牙齿处轻蹭片刻便探入勾住了唐柔的舌头。接吻的感觉其实并不如那些言情小说里面所描述的那么有意境,却也不太让人反感。他吻的认真又诚惶诚恐,眼底里满是虔诚。

一吻罢后两个人便立刻分了开来。唐柔尽可能的把自己往被子里塞,而杜明则是很自觉的往床下一滚。地板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床又不高,他直接摔下去倒也不太疼,倒是唐柔被咕咚一声吓了一跳。

临时标记的作用即刻显现。唐柔感觉周身的各种难受都减轻了很多。虽然临时标记的味道大概过几天就会消散,不过这几天也够她熬过发情期了。

杜明躺在地毯上,对天发誓自己绝对没有要一次上本垒的打算。他原本只是想告白来着……反正杜明是高估了自个儿的自制力,亲完唐柔之后只觉唇齿留香足够他回味三天…等等,他告白之后唐柔应该没有拒绝吧?那那那也就是说——唐柔接受了他对吗?这个认知让杜明欣喜若狂,赶紧坐起来一把拉住唐柔的手准备确认一遍所有权:“从、从现在开始你、你就是我女朋友了!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唐柔愣了五秒钟,还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她其实是个对感情不太敏感的人,事实上直到现在她都不清楚自己对杜明究竟是什么感觉,却直觉的认定自己愿意和他待在一起,就算是什么都不做,两个人互相对看着发呆,大概也是不会觉得厌烦的吧?

“嗯,我知道了。”她缩在被子里轻声回应了一句,脸早就已经红透了。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才算合适?她不知所措亦不知所云,言语的功能仿佛被一霎间锁定,只余下填满胸膛几乎要溢出来的喜悦。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的多了。杜明打了个电话给江波涛汇报情况,为了绕开方才的那一番有些尴尬的场景,他只说了唐柔有些小感冒,身体不适,所以自己也就只能暂时将她安置在自己的房间内,现在已经睡了睡下了,并且自己应该还要继续照顾她一会儿云云。江波涛是何等聪明的人,回忆了一下上个月的事情自然也是心中清明,便叮嘱了杜明几句等她醒来最好还是快点赶来吧,导演心情大概也不太好之类的。

等他一个电话讲完,唐柔已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杜明暗暗握了握拳头告诫自己。不过现在他们两个人是不是就算在交往了……?可可可是他并不知道要怎么谈恋爱,也不清楚在这种时候身为男性应该有怎样的行为举止才算是合格到位温柔体贴的好男友,只好求助于万能的……万能的轮回内部交流群。

其实这种事情他应该去问方明华。毕竟方明华是轮回里唯一一个已经结婚了并且依旧在银幕上活跃着的人。方明华的妻子是个普通的Beta,是属于那种温和贤惠的传统妻子,杜明见过几次,留下来的印象不甚深刻。可能是因为已经结了婚的人不太拘泥于两个人之间的小暧昧,两个人的交流融入于一举一动之中,默契的很。而早年跟着周泽楷一块儿打拼的这帮弟兄们也都通通是单身狗一群,方明华那老婆是他从高中开始一直在交往的同班女生,难为他还修成了正果,在轮回主演的电影获得金奖的那一年,在记者发布会上公开宣布了自己即将结婚的事情。当然粉丝们是祝福居多,不过如此想来如果周泽楷有了伴侣,大概粉丝团都会集体哭晕在厕所吧?毕竟周泽楷的人气正红的如日中天,年轻英俊又没什么花边新闻的Alpha,不知道有多多少BetaOmega拜倒在他的牛仔裤脚下边儿给他舔皮鞋。

杜明心里那个愁的。现在群里没什么人在线,都在摄影棚里忙活着呢。杜明想了半天,决定还是去打扰一下嫂子。毕竟有高中时期的爱情故事作为基础,而高中恰好是个什么年轻无知的蠢事儿都做的出来的年龄…方哥,对不住了哈,我就要去打探你的黑历史了…

qq的那一头,方妻正在与普通的家庭主妇一样做着干家务,养植物这一类的事情,大约是一个人在家里,只有个保姆,也没什么好聊的。再加上方妻对唐柔的印象挺好,眼下自己丈夫的好兄弟告白成功了,自己当然应该尽力帮忙才是。当下两个人就一拍即合,聊的热火朝天。

“当年的明华吗?哎呀……明明是文科班里难得的男生,看着也挺有灵气的样子,实际上在我面前笨的要死呢……”方妻的口气自然而然的带上些许小女人的娇憨。不过这也怪不得她,她在谈论与自己感情深厚的丈夫的时候不自觉的会带上这种感觉。杜明一边听着嫂子讲过去的事情,一边在心里暗暗的记住其中的细节。

等他俩聊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杜明看着床上睡的毫无醒来的意思的唐柔,有些犹豫该不该打电话订午餐上来吃。毕竟服务员也是人,也会有八卦之心,而酒店里的送餐服务员大部分都是年轻的姑娘,小女生么,好奇心重也是正常的。要是被看到了有个人睡在他房间里,这影响可不好。要知道周泽楷只是被人看到有个带着发情的味道的Omega疑似从他房间里跑出来,就闹成这副模样。杜明可不想这么急匆匆的就把这事儿暴露到公众面前,且抛开观众的注意力不谈,唐柔自己可能第一个就会不乐意的吧?他早就想过了,要不要公布关系这事儿他全部让唐柔来决定。他们还年轻,二十出头的年纪,做什么都是来得及的。杜明坚信自己有足够的毅力等到唐柔,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自信…可能,恋爱中的人都有点傻吧。

拍摄棚里。

叶修刚刚指导完上一场的拍摄所出的问题,吃过中饭之后在偷着空闲时间休息。睡意朦胧之中他想到了杜明,这小子现在总该做过些什么了吧?要不还是跟上次一样啥都没干就把人小唐给完完整整的送了回来,连个临时标记都不带的,那真可谓是当朝柳下惠了。

然后他听到一声刹车的声音。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悍马这类大型越野车所特有的动静。而在他所知道的圈内人士,会买这么高调招摇的车作为私人用车的人也只有一个而已。

他的老对手、同时也是他多年的发情期伴侣。

韩文清。






让我们恭喜一下终于有了女朋友的杜明。